4指黏一块‧不爱上厕所‧小敬仁赴美分割手指(吉隆坡)5年前被火烧伤近90%的黄敬仁,双掌4根手指还是黏在一块,导致在学校不喜欢上厕所,因为很难拉开校裤拉链,午餐也只能用双掌夹着麵包来吃。因此,他週三(5月19日)上午再度赴美接受治疗,以进行手指分割等手术,希望成功摆脱双手握拳的日子,灵活地运用每一根手指,自己穿衣、用餐及上厕所。从2005年事发至今,这是小敬仁第二度出国接受治疗。第一次是在往波士顿史日尼儿童烧伤专科医院,并于去年4月30日返国。他在这8个月期间共进行了4项手术,包括颈项及嘴唇,在出国前不能伸直的双手已经能够伸直,左手拇指也已经与黏合的手指分开。双掌夹笔写字母亲叶慧雯透露,敬仁其余的四只手指还是黏在一块,尚未完全摆脱“拳头”的困扰,无法灵活使用手指。他穿衣吃饭都需要有人在旁帮忙,即便是写功课或画画,暂时也只能用双掌夹着铅笔慢慢写。刚上小学的敬仁也不能像一般小朋友排队买餐点,因为手掌不能张开,根本没办法握好餐盘,甚至是好好将一碗面捧到餐桌上,一不小心就会把食物打翻。午休时,他都是以两只手掌夹着麵包用餐,有时候被好玩的同学撞倒,麵包就会掉在地上。同时,他也不喜欢在学校上厕所,宁可憋尿,因为他的手很难拉开校裤拉链。今年3月,叶慧雯再度收到波士顿史日尼儿童烧伤专科医院通知,指小敬仁可在5月赴美进行手术,惟院方尚未透露手术的内容及次数,包括需要逗留的时间。但有了第一次的经验,叶慧雯很快就替小敬仁办理长达6个月的签证手续,及向学校请了半年的病假。“去年离开波士顿时,主治医生曾声称会再替敬仁进行手指切割手术,期间我们也一直有互通电邮,让他了解敬仁的近况,以便为手术作好準备,但现在主治医生已不在史日尼儿童烧伤专科医院服务,转由第二名医生跟进敬仁的情况。”叶慧雯相信,新医生得再花一段时间重新了解敬仁的体质及复原的情况,这是否会影响小敬仁的手指切割手术,也是个未知数,一切都有待赴美后才能确定。虽存有一定的隐忧,但可以再度出国接受治疗,皆让一家人感到开心,因为只要敬仁的双手能像其他小孩一样灵活张开,全身烧伤的皮肤可以慢慢地好转,以后可以独立生活,就是他们最大的心愿。没读幼儿园跟不上小一进度因为错过8个月的幼儿园生活,所以刚就读一年级时的敬仁有点跟不上同班同学的进度,叶慧雯因此给敬仁请了补习老师,一週补习2天。现在,小敬仁成绩处于中上,平均每科分数介于60至70分,最好的科目是英文,平均分数在90分以上,让家人深感安慰。“他的中文比较差,其他科目还不错。在学校也是个活跃的学生,除了学电脑,还有心算及画画。中文比较差未入学前,小敬仁就很喜欢画画,即便双手只能握拳,但他还是可以用拳头夹着颜色笔涂鸦。叶慧雯声称,以前敬仁笔下的人都由一个圆圈几条直线组成的“火柴人”,但现在他可以画上头髮、四肢还有衣服,富有画画天份。《》週三前往国际机场,给小敬仁送机。他们一行三人乘搭上午9点25分的国泰航空,先在香港转机,途经三潘市然后再到波士顿,路程超过十小时。陪同小敬仁出国的还有外婆,除了协助叶慧雯照顾小敬仁外,亦可充当小敬仁的“中文老师”。才加入一年级生涯不到半年,小敬仁再度被逼休学,远赴美国接受治疗。好不容易追上的课业,再一次被逼“喊卡”,叶慧雯深知这会影响孩子的学业,但她希望趁孩子年纪还小,儘快完成所有的手术,让小敬仁可与一般孩子无异,快乐成长。开心出国医病没抗拒手术敬仁知道自己要出国医病时,也非常开心,週二(5月18日)还特别回学校逐一向朋友道别。仅有7岁的小敬仁也清楚,只有出国接受治疗才能改变其人生,因此并未抗拒手术或将为他带来的痛楚。获悉自己要出国后,敬仁兴奋地问妈妈“要做甚幺”,叶慧雯向他解释,先治疗手掌及右脚,一直很介意自己耳朵的小敬仁也懂得回话,希望要“做”耳朵。因为被火严重烧伤,所以小敬仁的两个耳朵没有耳背及耳珠,仅有小小的一块肉贴着脸颊旁,他常问母亲,为甚幺自己的耳朵大小不一,一些较顽皮的同学,也会常常扭捏他的“小耳朵”,让他感到很不“舒服”。常问为何耳朵大小不一忆起小敬仁刚入学的日子,叶慧雯指出,小学生都会被小敬仁的外貌吓到,有的会指指点点或发出略带嫌弃的“咦”声,较顽皮的就会以“鬼或魔鬼”称呼他,令他小小心灵备受打击。“每次有人讲他,他都会静静地不敢出声,头低低地,只有回到家后,才会向家人发脾气,说有哪个人嫌弃他。”这时,叶慧雯都会安慰敬仁说:“不要理人家怎样讲,你是最帅的”,让他成为一位有自信的人,或是同样向对方发出“咦”的声音,象徵两人的平等。“有时候带敬仁外出,一些小朋友看到他烧伤的样貌,都会好奇地问妈妈发生甚幺事,可是这些妈妈却似很不礼貌地指着小敬仁,说这是玩火的下场,叫孩子不要学敬仁。可是事实并非这样,敬仁没有玩火,他是意外的受害者。”叶慧雯没办法阻止外人带有歧视的眼光看待她们母子俩,但她希望,父母可以身作则,以一个正确的方式教导孩子,向孩子解释事情的原故,而非一味指责他人犯错。采访手记慢热怕生的由来凌晨六点多,与他们相约在机场,小敬仁脸满“起床气”,双手交叉胸前嘟着嘴,慧雯解释,孩子不够睡在闹别扭。这是小敬仁第二次赴美接受治疗,也是我第二次给他送机。上一次见他,是在去年4月,他回国的时候,久违一年,他还是“慢热怕生”的小家伙,需要逗着他玩,陪他说话,才会跟你变成“麻吉”(好朋友)。办好登机手续,一伙人坐在早餐店用餐,小敬仁与1岁多的小表妹玩追逐游戏,发现落单的小表弟,因为还不会走所以只能乖乖地坐在“娃娃椅”上,他还会摸摸小表头的头,三个小朋友,嘻嘻哈哈地,非常热闹。当从慧雯口中,听到学校学长对他的嘲弄,或是路上人士的指指点点,我开始可以体会,小敬仁“慢热怕生”习性的由来。因为,有太多的人以不友善的眼光来对他,而他也只是出自“自我保护”的心态,你对我好,我就对你好。这是小朋友眼里的世界,你说小朋友还不懂事,但他还是会在意别人的眼光,以他仅有的理解能力,去解读大人的举动。看着慧雯牵着敬仁入闸,我们都看出来,这个小朋友长高了,现在已有120公分,在他变成大男孩以前,还有一段艰辛的路要走新闻背景鞋底黏胶失火被烧伤,两岁的黄敬仁在保姆家被失火的鞋底黏胶严重烧伤,身体近90%被烧得体无完肤,头部至脚趾每一部份的幼嫩皮肤都烧得焦黑,犹如小黑炭。他被送往鹰阁医院急救,经过3週的抢救,生命力顽强的敬仁终于活过来。他虽保住性命,但仍须要长时间接受多次的皮肤移植手术的煎熬。在《》独家报导“救救小敬仁”筹款运动后,立即获得公众热心的捐款,《》与《星洲日报》所筹获的214万9285令吉67仙,其中100万令吉捐给小敬仁,其余的将交由星洲基金会管理,捐给其他烧伤的孩童。由《星洲基金会》所管理的小敬仁义款,资助小敬仁赴美就医的住宿费,以及拨出最多30万令吉的医疗费。小敬仁与母亲叶慧雯是去年8月20日,远赴美国波士顿史日尼儿童烧伤专科医院,接受治疗,并于今年4月30日,回返大马。在波斯顿逗留期间,医生共为小敬仁动了4项手术,包括颈项、下颚、双手腕及左拇指分割手术。由于签证问题,小敬仁一行人必须先回国,等待美国院方最新指示,才能确定下一趟赴美的日期。基于小敬仁体内一些无法预知的筋脉也遭烧伤,以致疗程进展缓慢,若要把烧伤的部份医好,医生不排除他需要疗程至18岁为止。‧2010.05.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