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人结婚了‧新郎不是我‧莽男砍女友后自杀(霹雳‧怡保)一名男子砍伤女友后,从柔佛逃回霹雳州家乡和丰服毒身亡。据悉,死者生前曾向警方承认,他是因为“爱人结婚了,新郎不是我”而伤害女友,惟事后却感到愧疚,并服毒自杀,惟他没有留下遗书交代。这宗情海翻波,内情错综複杂的案件,于上週六(1月23日)傍晚5时许,在柔佛峇株巴辖一间卡拉OK的员工宿舍发生。死者赖顺良(39岁)将32岁女友“阿玲”砍至重伤后,驾着女友的轿车越州逃亡。逃返和丰服杀草剂自尽死者在抵达吉隆坡富都巴士站后,再转搭巴士返回和丰新村的老家,过后疑因畏罪和内疚而服下杀草剂轻生,在送院救治4天后,于週三(1月27日)晚上7时半不治。死者是一名泥水匠,在6名兄弟姐妹中排行第4,生前和父亲同住,母亲已去世;死者曾到日本“跳飞机”从事泥水匠,直到一年前回国任职建筑散工。死者妹夫今日(週四,1月28日)在怡保中央医院太平间办理领尸手续受询时声称,死者在上週六上午向父亲讨钱,声称要到吉隆坡寻找工作,但为父者当晚10时却见到死者突然折返住家。服毒后仍清醒向警招供他指出,死者父亲虽然感觉不妥,但却没有追问死者回家的原因。直至週日凌晨2时,死者父亲被急促的敲门声惊醒,才发现死者因服食杀草剂后难忍痛苦,才向父亲求救。他说,死者由父亲送到和丰医院抢救后,因情况严重,较后再转送怡保中央医院接受进一步治疗。经过检查后,医生要死者亲属作最坏的心理準备。他指出,死者服毒后仍保持清醒,还向警方招供罪行和说出案情经过,并向父亲致歉。死者遗体于週四中午被妹夫领出火化。死者妹夫提到,死者和被砍伤的女友都是和丰新村的居民。死者是在日本回国后才认识女友,他只知道死者女友叫“阿玲”,曾经嫁给一名新加坡籍男子,惟双方已经离婚。与离婚妇交往家人反对他指出,死者的女友是与舅舅同住。由于两人的交往受到家人反对,女友于是随同死者离开和丰,想不到如今演变成女伤男死的悲剧。他见过“阿玲”两次,感觉对方还不够成熟,也不清楚双方的感情问题。死者属于“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”性格,拥有许多朋友,深交者却不多。爱人结婚了新郎不是我和丰警区主任阿兹曼警监证实,死者生前已经向警方承认,他是因为“爱人结婚了,新郎不是我”,而持刀严重砍伤女友。他说,警方是在上週日(1月24日)清晨6时接获和丰医院的通知才获知此事。惟警方基于死者伤势严重,才没有採取逮捕行动。他指出,和丰警方接获峇株巴辖同僚的通知后,才知道死者涉及当地一宗持械和蓄意严重伤人的案件。砍喉重创无法说话32岁卡拉OK酒廊女职员遭男友砍伤后,她的喉部的刀伤最为严重,且伤及声带,以致她至今仍无法说话,此外,她的腹部也中了2刀。上週六下午5时许,骆家燕在峇株巴辖一间卡拉OK酒廊的宿舍被砍伤后,联络友人送往一间私人医院救治。目前,她仍在加护病房接受观察,情况稳定。由于伤及声带,她在甦醒后暂时无法说话,但已能进食液体食物。一名男性友人週四在加护病房外说,伤者于一年多前从霹雳州和丰来到峇株巴辖一间卡拉OK酒廊任职。不知前男友如何进入“事发当天,酒廊因柔佛苏丹依斯干达驾崩休业,宿舍房客都趁着假期回家,只剩下伤者一人留在宿舍。”他说,当时甫于1月2日庆祝生日的伤者,正由外用餐后回到宿舍,惊见男友不知如何已进入宿舍,并挥刀将她砍至重伤。他指出,酒廊楼下设有闭路电视,却无法拍摄到伤者男友如何进入宿舍内。“从录影画面中只见伤者男友匆匆步下二楼的宿舍后,驾走伤者的国产英雄轿车离去。”他指出,事发后,身受重伤的伤者在混乱中拨电向一名酒廊顾客求救,才由人以床褥将她抬下楼,送院救治。伤者在家中排行第二,有一名哥哥及两名妹妹,父亲刚在两个月前逝世。伤者的母亲及哥哥在事发后,已赶到峇株巴辖医院照顾伤者。不满男友吸毒提分手女伤者的男性友人说,伤者与男友在霹雳州和丰已相恋多时,但女伤者因对方染上嗜毒恶习后,屡劝不改而提出分手。不过,他指出,对方仍对伤者癡癡纠缠,更数度以手机简讯恐吓她。他说,伤者曾向他提起男友向她发出恐吓简讯,恫言将监视她的一举一动,令她饱受精神上的困扰。据了解,男友致伤女友后,离开宿舍前,还以锁头将宿舍楼梯口的铁闸上锁,导致赶来协助伤者的人还需费时撬开锁头才进入宿舍。由于事发当天是週六,案发现场临近的商店皆已关店或没有营业,因此在临近工作的人都对事件不甚了解。‧2010.01.28